季玥

,闭关修炼此号已弃

弃号,卸老福特啦。

问一下,如果我按了解绑……那就是删号了,对吧?

这是一位年轻的作者

只能说只有感叹没有感情了惹

姬越:

这是一位年轻的作者


文笔稚嫩却充满灵气。


小有名气姑且不算无人问津


对故事的热爱支撑他着前行


读者的疑问他耐心解答


对人物的误解使他愤怒


无关乎所得,故事本身已使他满足无比


终于,称赞名誉和利益潮水般的向他涌来


是上天垂怜,还是有意安排谁也不得而知


与此同来的还有无数的质疑和诋毁


舆论的暴力加诸其身,言论的攻击让他痛苦不已


所幸他熬过了的那艰难的岁月


赞美的声浪压过了诋毁和质疑


拥戴者自发的维护让他飘然


犹如高贵的神邸灵魂置身于天国之中


一切给了他莫大的鼓舞


于是他开始了野心的新的冒险


一切并没有最开始那么顺利


阻碍和质疑再一次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


一味的称赞早已捂住了他的耳朵


过分的赞誉遮蔽了他的双眼


他听不见批评更看不见错误


任何一句指责都以让他崩溃和恼羞成怒


慌乱让他逃避不知所措


他下意识的寻求拥戴者的维护


一味的同情和维护令他重拾信心


他陷入了一个无法摆脱的循环


看着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痛苦


在他人身上同样惨烈的重演


在感叹和唏嘘一番之后


事不关己的转身离去


从前早已被他束之高阁


……


这是一位年轻的作者


这是一位早已被杀死的作者

是不是翻译的问题,怎么日本推理小说大部分都罗里吧嗦?
注水严重,可以用一句话解决的事情,非要写一段。

比如松本清张→_→

关于老聂和瑶妹,我只能这么说——

一个懂得一点操作有毒也无法感同身受
一个说到底只看到了表面,从一开始就拒绝治疗。

有些粉丝说聂明玦看不起瑶妹……

我:……...

胡!
说!
八!
道!

要是说在后面的过程中,老聂带着有色眼镜看瑶妹,or我还是认同的。

那么这句话就让我想打人

更要药丸💊的,是金光瑶本人估计也是这个想法——在他被他那位大哥踢下台阶,还骂那句话的时候。

我真的是emmmm了

按照老聂同志的性格,这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身正不怕影子斜,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自古成王败寇,英雄不问出处,大可以拿实力堵上他们的嘴, 自己行的端做的正,自然也不怕被他们戳脊梁骨。
可是你呀你,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难怪人家会这么说。
毕竟呢,世俗的观念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你也不可能把那些看不起你的人一个两个都通通宰了。
世人见风使舵惯,惯会拜高踩低。若是你出人头地,扬名立万,他们自然会对你阿谀奉承。
别被人拿到错误,占领道德制高点才是对的。

我都能想象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有多失望,还有恼羞成怒。

但是瑶妹的想法——
瑶妹:原来你和那些人一样,也看不起我

我TM...

私以为,老聂反倒是因为出身的原因,会更欣赏和佩服孟瑶。
资源都被世家垄断,有多少天才没得到栽培就已经被埋没。
出生于普通人家曾想要往上爬,已经很难,他不是完全不懂瑶妹的(虽然懂得不是很多)

我觉得难得的是,他对这个人的这份欣赏和提拔,并不存在歧视的成分,也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施舍。

有时候对弱势群体的某种保护,之所以成为变像歧视,是因为这种保护,也是承认他们低人一等。

老聂是真的觉得瑶妹和他是平等的。

可惜...
@56个寒江小笼包 君不知我我不知君——堪称聂瑶最大虐点

走火入魔组了解一下


聂明玦:我是一宗之主
魏无羡:我是夷陵老祖

聂明玦:赤锋尊霸下一出谁与争锋
魏无羡:本老祖一支长笛吹彻长夜

聂明玦:我有一个三弟
魏无羡:我有一个师弟

聂明玦:他弹乱魂抄导致我提前走火入魔
魏无羡:世家和他的围剿让我提前走火入魔

聂明玦:他是有意为之,他对我心怀怨恨,不过就算没有他,我也活不了多久。
魏无羡:说起来其实和他没多大关系,其实我也活不了多久,当时我是真的不想活了

……

我编不下去了

我想聂明玦和魏无羡,这两位最大的共同语言莫过于怀桑。
魏无羡可能会打小报告……

怀桑:???

@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想吃这对之心蠢蠢欲动,我就是魔鬼。

我觉得这两个挺好的,老魏皮没关系,打一顿或者一刀下去就可以了,多好!

人有时候活着,不一定是他想活。

只是不敢死,也不配死。

我喜欢没来得及开始,就结束的感情。若近若离有无限的可能,却戛然而止。

说是亲情,不合适;说是友情,不纯粹;说是爱情,太单纯;

无关身份无关性别无关生死

是懂得,也是尊重,更是成全。

“早一日走,便早了一日。你定能化作花,化作云,化作那最有灵气的物仕。”
“过完了今晚,我便独自回去,回去泯然众人。”

难以言说的朦胧,恰到好处的暧昧,就像隔着毛玻璃的夕阳余晖。

终不过天各一方,阴阳永隔。

无所谓伤痛,有的只有亲切的怀念。
那些过往,记忆与情愫,都被时间与岁月,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

一切都美好宝贝,岁月尘封。

那人得偿所愿,死得其所。成了人们口耳相传的传说,成了世间的传奇。

如神龛一般,高高在上又无比遥远,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符号,浓墨重彩无比绚丽。

依然还有一个人,会固执的怀念他(她)记忆里的自己。

“请问阁下是?”

“我是他(她)的挚友”

我喜欢波澜壮阔的悲剧,更喜欢时代的史诗,和这世间的传奇。

晋江三巨头,现在已经来了两个——皮皮和肥田……

下一步,不会墨香也要来老福特了吧→_→